刚正不阿方点心

叫我什么都好。
夙黎晟宇挑一个喜欢的字叫就好。
最近在补番。
偶尔写一些all路脑洞。

神嫉

0
这是一个来自上天的诅咒,它诅咒这个深受大海宠爱的孩子被所有人遗忘。
当一个人被所有人遗忘的那一刻,他就算是死了,彻彻底底地死了。

1
一个少年逃跑了,匆忙间,他的草帽滑落了,他弯腰试图去捡,可是来不及了,他慌张的看向周围,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开了,地上只剩下一顶草帽孤零零地在那儿。

2
这顶草帽被一个恰巧路过的渔夫捡到了,他昨天丢了一顶可以遮阳的帽子,这顶草帽,现在属于他了。

3
罗布·路奇收到了一张没有署名的明信片,正面是昏迷的他,反面只有一句话——司法岛的毁灭。路奇知道,这是在指他的失职。
这种挑衅一样的东西是怎么寄进来的?虽然对此有些不满,但事务繁重的路奇选择了置之不理。
最近一段日子,路奇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却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这让他感到很累。
路奇在处理文件的时候,看到了夹在文件中的明信片,没有署名。不过这次正面是空白,反面依旧是一句话,或者说是一个问题更加合适——海贼团攻击司法岛的时候,你的对手是谁?
呵,打败我的人我怎么可能忘记,我的对手当然是...当然是..谁?
路奇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关于司法岛被攻破的印象,这使他感到恐慌。他拿出没有处理掉的第一张明信片,与第二张摞在一起,他有预感,这些东西很重要。
路奇认为不可能有人能在重重把守下送了两次明信片,再三衡量之下,他还是决定守在这里,他认为幕后的人会送来第三张明信片。这是来自黑暗的强大自信。
——那个海贼团叫什么?
当路奇发觉第三张明信片出现的时候,他才惊觉,根本没有人来过。这一张格外得精美,字似乎是手写的,但看起来很流畅。
路奇想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关于海贼团名字的零星记忆。
收到这三张明信片之后,任凭路奇怎么等,都没有再见到下一张。
他开始疯狂地收集关于司法岛覆灭的记录,还有覆灭司法岛的那个海贼团的消息,那似乎是一个没有船长的海贼团,或者说,船长死了?
路奇发现了很多奇怪的地方。
他的记忆有断层,他的房间里有几张空白的通缉令,没有图片,没有悬赏金,通缉令的新旧程度不同,但很显然,他曾经很爱护这些东西,最重要的是,他总会感到心口空落落的。
通缉令是谁的?他的对手是谁?
海贼团!找出这个海贼团,一切问题就可迎刃而解。
路奇突然有些感谢送来明信片的人,这好歹让他提早发现,他遗忘了很多东西。
不过,他会记起来的,重要的人也好,重要的事也罢,他都会记起来的。

4
大海上有一艘很特别的船。
一艘海贼船。
据说这艘海贼船没有海贼旗,象征不灭精神的海贼旗。
据说这艘海贼船属于一个强大的海贼团。
据说这艘海贼船上分工明确,却唯独没有船长。
据说很多人与这个海贼团解下了不解之缘,但当事人却对此根本没有印象。
这个船上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伟大的,又或者是不可思议的。
海贼船上的每个人都对彼此熟知,但他们总觉得,少了什么。
声称不能浪费食物的厨子每次都会多准备一大份饭,然后又郁闷地一个人吃到撑。
剑士睡午觉的时候总是习惯性地喊一句【船长,来午睡了】,才想起来他们根本没有船长。
考古学家发现自己的日记里有着大片大片的空白,就像她的记忆一样,大片的空白到让人恐惧。
船医总是忘记洗澡,他记得,有人会带他去洗澡。
狙击手每次跳舞的时候都伸出两只手臂,然后发现只有一边搭上了乔巴的手,然后他尴尬地笑笑,一起跳着不知道哪个笨蛋发明的舞蹈。
音乐家天天都在拉一首曲子,他把它命名为【新世界】,大概是送给某个人的音乐吧。
船匠喜欢看着他的船,他总是幻想着,桑尼会成为他的梦想之船。
航海士娜美负责记录每天发生的事情,她的航海日记里有这样一句话——我觉得,我们是有船长的,我还记得,我们有海贼旗。我们的船长应该是个很温暖的人吧,能拯救我和罗宾姐的人应该有着阳光一样的笑脸,我们大概是在什么地方弄丢了他,不过我们都决定了,去所有曾经去过的地方,找到被粗心的我们弄丢的船长,然后把他看紧,再也不会让他丢下我们了,再也不会。

5
红发海贼团
船长香克斯在某一天突然惊醒,然后冲到副船长贝克曼的房间,神情恍惚。
贝克曼当时正在看报,看到冲进来的香克斯还调笑了一句,【今天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香克斯...你的手臂?】
香克斯捂着脑袋,一脸茫然,很显然,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手臂倒是没关系,有看到我的草帽吗?】
【没有...喊大家起来一起找...】
红发海贼团热闹起来了,全员都在找对船长来说很重要的帽子,但是他们一无所获。
红发说,他好像把草帽送给了很重要的人。
红发说,他好像把手臂压在了新时代。
但没有人知道,那个重要的人是谁。
也没人记得,新时代的草帽路飞。
没人知道,那顶草帽曾被赋予新的意义。
没人知道,那顶草帽现在再次归于平凡。

6
罗站在船长室里,透过窗子看外面的海。
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被大海深爱的人会被大海带走。
他指的是死亡。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这样想,或许是曾经见过。
他总是有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就像某个人一样。
但他不记得那个人是谁了,或许是很久以前的某个玩伴吧。
罗喜欢在到达深海的时候睡觉。
因为这个时候很安静,安静到他能放空自己的思绪。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背影。
一个他很熟悉的人都背影。
草帽,黑发,红衣,草鞋...
梦醒了。
罗说,我刚刚好像做梦了...
又好像,没有睡着。

7
斯摩格回到了罗格镇,他站在处刑台下发呆。
当年草...海贼王罗杰就是在这里被处刑的。
他和身边的少年介绍这个大事件。
斯摩格本来想说的不是这句,但到了嘴边就成了这句话。
罗杰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即将死亡却依旧笑得肆意的男人,他对我影响很大。
唯一这个词很轻,很轻。
这位熟知罗格镇的年轻中将的对自己的记忆不敢肯定。
他总觉得有一个人对他的影响比罗杰还深刻。
【有从处刑台逃出来的海贼吗?】
【大概是没有..】
【为什么用大概呢?】
斯摩格揉揉少年的黑色碎发,然后摇了摇头。
那天,他和这个黑发的男孩说了很多。
海军,海贼,革命军。
他总觉得这个孩子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但他知道,那个人是不可替代的。
即使他忘了他是谁。

8
巴托在他的床上醒过来。
白色的床,白色的墙,很压抑。
他不喜欢白色。
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房间满是这种颜色。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海上。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海贼。
船上的所有人都不知道。
这是一个充满疑问的海贼团。
他们因为对一个人的狂热崇拜而出海。
克服所有艰难,为了追随偶像。
但现在一切都消失了。
爱还在,但是崇拜的对象不见了。
有人说,我们回罗格镇,继续当小混混。
他们的船长沉默了,然后有人听见一句很轻很轻的话。
【前辈,我喜欢你】
身体忘了一切,但爱却刻在了灵魂。

9
萨博在战斗的时候发愣了。
幸运的是,火焰不会被打散。
他突然想起来了艾斯。
他的兄弟。
他最近总是梦到艾斯,梦到自己的童年,梦到很多以前的事情。
医生说是最近太劳累的缘故,龙老大为此还给他放了个小长假。
他好像天天在做梦。
一段艾斯,一段他自己,还有空白。
断断续续的,根本不像是梦。
萨博说这是艾斯给他的提示。
但他猜不透艾斯的意思。
有一天,他站在了伙伴的身前,挡住了一次致命的攻击。
然后脑子里闪过一些小片段。
【身后有我】
【他是我弟弟啊】
【两个哥哥一个弟弟】
弟弟,我的弟弟...是谁?

10
路奇忘了路飞,他的败绩。
斯摩格忘了路飞,他的宿敌。
香克斯忘了路飞,他的新时代。
草帽一伙忘了路飞,他们的船长。
萨博忘了路飞,他的弟弟。
巴托忘了路飞,他的骄傲。
他们忘了路飞,但有些东西是不会被遗忘的。
刻在灵魂深处的爱,是时间的轮回摧毁不掉的东西。

11
艾斯死了很久了。
但他没有遗憾,也不曾后悔。
他总是那么容易满足。
一点点的爱,他就可以感到温暖。
他一如既往地在无际的空白中游荡着。
然后他看到了就算死了也不会忘记的人。
他的弟弟,路飞。
路飞苍白着脸,就这么安静地躺着那里。
不管他怎么呼唤都没有睁开眼睛。
他的弟弟,他那永远充满活力的弟弟,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12
神说,我嫉妒这个被大海深爱的孩子。
我嫉妒这个被世界深爱的孩子。
我带走了他,也带走了所以关于他的一切。

13
交换不是等价的,成千上百,去换唯一,这是神的交换法则。

14
艾斯说,我拿我的一切和你做交换。
路飞那么爱热闹的人,怎么可能忍受被人遗忘,那对他来说比死还难受。
一个被世界忘记的人,不能说是活着的人。
神说,一切换一切,这不公平。
梅丽说,我愿意压上我的一切,记忆,爱...和灵魂。

15
神说,交换成立。

16
甜蜜的记忆被剔除的时候最是痛心。
伤痕累累的灵魂泯灭的时候最是无言。

17
梅丽说,这是他第二次流泪。
第一次是遗憾,他再也无法陪伴路飞旅行。
第二次是满足,他可以为路飞再做些什么。
他说,为船长而死,是船精灵的荣耀。
真是令人心疼的荣耀,但有人为此感到满足。
神大人,我可以亲吻一下我的船长吗?
神允许了。梅丽轻轻地把吻落在船长的额头。
人类说过,额头上的吻代表了守护。
请代替我守护他。
据说那天所有想起路飞的人都听到了这句话。

18
艾斯目睹了一切,包括那个名为守护的吻。
他也留下了一个轻吻。
不在额头,而是在路飞心脏的位置。
留在额头的吻是守护。
留在心上的吻是深爱。
艾斯说,我羡慕我的弟弟,但我不嫉妒他。
我深爱着他,就像大海深爱他一样。

19
神说,艾斯会消失,真正意义上的消失。
艾斯笑了,那有如何,笨蛋弟弟必须要靠哥哥保护啊。
 
20
神永远不会明白什么是爱。
他不明白梅丽对路飞的崇敬是爱。
他不明白艾斯对路飞的爱护是爱。
他不明白,所以他不会心软。

21
艾斯和梅丽消失了,或者说,在众人的记忆中,他们没有存在过。
路飞回去了,神得到了短暂的满足,是的,短暂的,只有一点点的满足。

22
那天路奇听到了一个声音,很陌生的声音,那个声音说,请代替我守护他。
然后路奇看到手中的明信片背面出现了一张照片。草帽路飞,和火拳艾斯,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偷拍的。
路飞在前面跑,艾斯在后面追。
路奇想起了一切,他的宿敌是路飞。
突然,手中一烫,他松开了那张明信片。
再次捡起来的时候,明信片上只有一个向前奔跑的路飞。
他笑笑,然后把这张明信片放在桌面上,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来的图片,不过真不错。
明信片的正面——空白一片。

23
斯摩格回到了新世界,他要继续追捕草帽路飞,一位不怎么惹人讨厌的海贼。
红发想起了他的草帽去了哪里,为了庆祝,他们举行了莫名其妙的宴会。
巴托看到房间墙壁上满满都是路飞前辈的照片,笑得一脸满足,果然最崇拜路飞前辈了!
罗从深海中惊醒,草帽当家,我...的同盟,的确是关系很好的人啊。

24
萨博说,他的兄弟,叫路飞,草帽路飞。
一段记忆被填补,却有更多的记忆消失。
他或许会去看望他的弟弟,谈论自己的革命意志。
但是他永远不会想起,还有一种意志,是火的意志——艾斯的自由。

25
草帽一伙醒来的时候,看见正在甲板上吹风的船长。
那个家伙笑着说早,然后吵吵闹闹地说要吃饭。
山治马上走向了厨房,带着宠溺的笑。
【路飞,之前是不是....】娜美感觉怪怪的,想问路飞之前是不是不在船上,罗宾拉住了她,两人对视,然后无言。
乔巴看着路飞,突然扑上前,然后哭的一塌糊涂,路飞的胸口处,有一个很大的疤,看样子已经很久了,可身为船医他竟然今天才注意到。
【路飞,伤口,伤口...】
【欸?哈哈哈,已经不痛了,可能是战斗的时候不小心吧,不重要啦。】
嗯,这只是一个意外造成的伤口,不重要,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索隆一如往常开始晨练,乌索普带着路飞去钓鱼,娜美画海图,罗宾看书,布鲁克唱着船长最喜欢的歌。
日记本上大片大片的空白已经消失,但没有人注意到,还有一本很久以前的航海日记出现了大片空白,那曾经是梅丽存在的证明,不过已经没有了。
直到很久以后,大家陪布鲁克回到双子峡,听到医生感叹新船真漂亮的时候,才一脸疑惑地看向那位医生,然后那位医生也是一脸疑惑地看回去。
所有人的记忆里,根本没有换船的经历,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诡异地理所当然。
人的记忆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或许,他们很快就会忘记这个疑惑,又或许,他们会去寻找答案。
谁知道呢?

26
或许有一天,有人再次做了交换。
两个人的一切换回了一个人。
那么,如果要换回艾斯和梅丽,又需要些什么呢?
又或者,没有如果。
谁知道呢——说不定这只是故事的开端,而并非一个故事的完美结局~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