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正不阿方点心

叫我什么都好。
夙黎晟宇挑一个喜欢的字叫就好。
最近在补番。
偶尔写一些all路脑洞。

剑士先生

我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剑豪,这是我的梦想,也是古伊娜的梦想,我要带着她的那一部分梦想,到达顶端。
于是我出航了,我没有迷路,只是忘了应该怎么走,重要的事情也不需要说三遍!
于是我踏上了成为赏金猎人的路?
再后来,我因为一些原因被抓住了,我是自愿的,被海军绑起来示众。
我不记得我在那里待了多久,但我记得,我的船长出现了,在我快支撑不住的时候。
他一见面就让我成为他的同伴,很无理取闹的要求。然后自作主张的找到了我的剑,我们一起打败了斧手蒙卡,这是我们第一次并肩作战,可是有种很熟悉的感觉,配合默契的不像第一次合作。
我对第一很执着,因为我要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现在的话,只是在执着我是他的第一位伙伴,这是永远不能更改的,就是路飞再喜欢听乌索普的故事,很喜欢吃白痴厨子的饭,特别喜欢听布鲁克唱《宾克斯的美酒》,他们也不能更改这个事实。
我们出航的船很小,但装下路飞和我足够了,那段时间真的很辛苦,但是那时他只有我,我们一起也很开心。
我其实有点嫉妒乌索普,路飞的第一张悬赏令上,有他的身影,没有我的,明明我才是船长的第一个船员。
我记不清在西罗布村发生的事了,但我记得我们一起吓到乌索普的时候,他笑的很肆意。他总是笑得很夸张,让我忍不住跟着他笑。
我在海上餐厅遇到了这辈子最大的情敌,我当时到底是为什么没有劝路飞的啊!那个臭厨子一边说自己是为lady服务的,一边用肉勾引船长,真是臭不要脸。
其实我尝试过做饭,但除了烤肉勉强入口以外,其余都失败了,虽然路飞还是吃的很开心,但是我很心虚,我有点儿担心船长在成为海贼王之前就被因为食物中毒死了,呸呸呸,路飞才不会死。
除了白痴圈圈眉外,我还遇到了鹰眼,被打败的时候,我体会到了我与第一之间的差距,然后许下了诺言,再打败他之前,我不会再输了,我的海贼王。
我不讨厌娜美,如果路飞爱上了他,我还可以欺骗自己,我输给了性别,即使我认为我的船长不懂爱。
路飞的世界很分明,喜欢的一类人和不喜欢的一类人,我没有见过他很彻底地讨厌一个人。我的船长,虽然有着灵敏的直觉,但他总能把别人归为好人,因为一些无厘头的理由。
娜美成为了我们一伙的航海士,在路飞揍飞阿龙后。那个女人一定是最暴力的航海士了,一点也不给路飞留面子,橡胶果实也是要面子的吧!
我们进入了伟大航路,在一场互诉梦想的愚蠢行为之后。
伟大航路真的很危险,路飞每次招惹别人后,都是伤痕累累地回来。他总是任性地让自己受伤,任性地让我们为他担心。
七水之都的时候,我们一起打败了水之诸神,我又和他在一起了,我们一起,水之诸神也一点不可怕。他的自信总是能感染我,让我无畏一切。
其实我还是有点儿害怕,只有一点点。船上的人越来越多,可我却感到很孤独,路飞缠着色厨师要肉吃,和乔巴乌索普组成了白痴三人组,他已经很久不来找我钓鱼了,离他越远,我就越恐惧,那种被感染的自信果然不能长久啊。
我不讨厌战斗,因为只有战斗,我才能被人称为草帽家的主要战斗力,才能快速提升赏金,只要和他近一点,我都很满足。
我的船长啊,总是在世界最混乱的地方嬉闹,我感觉他离我更远了,我快要够不到他了,不过啊,不要担心,就算粉身碎骨,我也会追上你的脚步,路飞。
幸好后来我的名字又和他挨着近了,11名超新星,我们船上两个,我和他,他和我。我有点迷惑我为什么会那么高兴,其实是因为喜欢地太卑微了。
我向鹰眼下跪了,赌上了我的骄傲,向我认定的敌人下跪了,为了能快速地成长,为了我的船长不再绝望。
我们又见面了,我来的很早,我想早点见到路飞,可他没有到,但他一定会来的,他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我去练习钓鱼,我想和路飞有更多的共同话题。看到厨师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路飞有很多伙伴了,我不再是唯一。
路飞总是与麻烦同在,鱼人岛成了大家展示自己的舞台,我们就像花孔雀一样,展示着船长看不到的尾羽。
他又受伤了,失血过多,陷入昏迷,鱼人人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竟然在犹豫要不要给路飞献血。路飞啊,看看吧,你明明是他们的英雄,可他们呢?他们在犹豫救不救预言里的会毁灭鱼人岛的海贼,是不是很可笑?
如果甚平不出现的话,现在就不存在鱼人岛了,只要杀了他们的话,就有足够的血了,他们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
草帽一伙会毁灭鱼人岛的,为了他们的船长,不惜一切代价毁掉鱼人岛。
在燃烧岛,我遇见了这辈子最大的情敌二号,一个坚持结盟即结婚的痴汉,我以为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敌人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果然还是哥哥的危险更大一些。
在德雷斯罗萨的时候,我对上了一个很搞笑的干部,其实我是想把他抓住,然后养起来的,他声音与身体严重不符,应该抓给路飞养起来的,船长最喜欢不可思议的东西了。
现在我与路飞距离又变远了,但我不会恐惧了。我的船长啊,是光,这样的距离,对我们都好。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