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楠

看不见那个盛世。

普通的一天(主香路)

只是一篇主香路的日常。非常非常平淡。设定是草帽一伙完成梦想之后。船长生病ing。
ooc预警!!!
早期的文,昨天翻出来的。
那个时候对人物掌控比最近写26的时候好很多。现在提笔的时候已经拿捏不住性格了,也就没怎么写all路的同人。我一直在,只是忘记应该怎么迈步。大学之后会再刷一遍海贼,那个时候重新动笔。我真的喜欢那个会发光的少年,所以我会努力追上去。
以上。
 
 
 
 
 
自从大家一起完成了梦想之后,就开始了短时间休息进行整顿,去尝试自己还没有尝试的东西,但每天都会留下一个人陪船长玩闹。

今天,应该留下来的是山治,我们的厨师先生。

山治一大早就走进了厨房,开始准备一伙人的早餐,不一会儿厨房里就弥漫着香气。

第一扇门打开了,然后其他门也陆陆续续地打开了,除了一扇门,那是船长的门。

洗漱完后的几人做在餐桌前,等着今天的早餐。

“喂喂,圈圈眉,还没好吗?快要饿死了啊!”索隆不耐烦地喊到。

厨房里马上有了回答,“啊,马上。”

罗宾有点儿惊奇,笑着说道:“今天没有吵起来呢,呵呵,今天山治的心情格外的好啊,果然是因为”

“毕竟今天他照顾路飞啊——”娜美打断了罗宾的话,“吃饭了,吃饭了。”

早餐时间结束,可是船长还是没有醒来,乔巴有点儿担心地看向路飞的房间,“路飞,生病还没好吗?平常都是第一个出来的说。”

山治摸摸乔巴的脑袋,“别担心,今天不是和医院的人约好了的吗?快去吧,路飞这里有我就好。”

终于,最后一位也走出了房子。

山治哼着歌继续在厨房里忙碌,走走进进准备了很多食物,放在推车里走进了路飞的卧室。

房间里的人还在熟睡着,山治走上前去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路飞的额头,有点烫,看来要吃药呢。

山治随即走出房间,想了想乔巴的叮嘱,退烧药是在客厅的架子旁边——对了,就是这个,找到了。

慢悠悠地熬好了药,倒在了瓷碗里,端着碗向路飞的卧室走去,经过客厅的时候在糖罐子里拿了两颗橘子糖,阿拉阿拉,听lady们说这个药很苦啊~

将药和水果糖顺手放在床头柜上,扭头看向路飞,俯下身去亲吻了路飞的额头,轻声说道:“我的船长~已经不早了呢,到了起床时间了哦。”

路飞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挣扎几下睁开了眼,因为发烧而显得很没精神,使劲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是山治啊,已经到了早餐时间了吗?我今天有点儿不舒服,可以再睡会儿吗?就一小会儿——”

怕山治不同意,路飞还伸出手指比了一小段,就是一小会儿。

“你当然可以继续睡,但要先喝完药。”山治没有拒绝路飞的要求,端起来了药碗。

看到黑黑的一大碗药,路飞皱起了眉头,可能是生病的人会变得特别小孩子气,路飞用软软的嗓音向山治撒娇,“山治~~我可不可以不喝药啊~这个好苦的。”

“不可以。”山治很坚决地拒绝了路飞的请求,“喝完之后给你糖吃,娜美小姐的橘子糖哦~”

路飞眼睛一亮,“那好吧,不过我要两颗橘子糖!”

“好的好的,快喝药,一会儿凉了会更苦的。”把碗递给路飞,山治把床头柜上的橘子糖勾到手里,剥开了外层的塑料纸,把糖塞到了路飞嘴里,拿走了空空的碗。

“啊…呜,什么?好甜……谢谢~”为了表达自己的感谢,路飞抱住了山治,橘子糖的香甜和草药的苦涩两种气味瞬间笼罩了整个人,真像山治他现在的心情呢,暗恋的人就在身后,却什么也不能说。

轻轻掰开路飞的手,“喂喂,不是说困了,还不快睡,我去熬粥,你睡醒之后就可以吃了。”

“可我想你陪我一起睡~”路飞顺势松开手,躺回了床上,“我等着你一起睡好不好?”任凭谁被天使这么请求了都会答应的,更何况是深爱着天使的山治。

山治点点头,算是同意,给路飞掖好被角,关了照明的大灯,打开了昏暗的床头灯,轻手轻脚地推着推车走出了房门。

“啊,要赶紧熬粥,免得路飞久等,真是任性的船长。”明明是埋怨的话,却听出了浓浓的宠溺,山治还真是不坦诚~

在厨房里忙忙碌碌,设定了粥的时间,换下了围裙,仔细清洗着手,细细地擦干净每根手指,山治欢快的转向了路飞的房间,“路飞,等我很久了吧~”

看到床上已经熟睡的少年,愣了一下,然后勾起唇角,低沉的笑声在房间里回响。

“山治~”早已熟睡的少年翻了个身,喃喃的说着什么。

山治快步走向了床,轻轻躺下,在少年的额角一吻,“睡吧,我在—永远都在。”然后轻柔地把路飞揽在怀里,随即闭上眼睛,一起沉睡过去。

————
“唔——睡得身体都软了,山治~我饿了。”

察觉到路飞醒来的山治松开揽住少年腰的手,抓了抓自己因为睡觉而有些凌乱的头发,打了个哈欠,“嗨嗨,我去给你把粥端过来——”

没有了腰间的限制,路飞一跃而下,迅速地冲到门前,在开门的时候回头打断了山治的话,“不用了,我自己去吃~啊啊,好饿好饿!”

被留在房间里的男人一时间有点儿发愣,回神之后立即下床开始整理床铺,对于路飞的吃货属性无奈之至,真是的,不发烧的船长总是精力满满啊。

拉开窗帘,午间的阳光格外的耀眼,条件反射似得把手放在眼前,微微眯起了眼。

“要打开窗户,乔巴说要保持良好的通风,真不想看到路飞这么难受的样子。”

山治在床边喃喃自语道,连肉都不想吃的船长让厨子先生心疼了呢~

“山治!”

路飞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幅很唯美的画面,阳光照在山治的金发上,微风吹动了他额前的碎发,那人转过身来看他的时候,就像在看他的全世界,好像,要沉溺在里面一样。

“怎么了,路飞?”

“哦哦,对了……为什么只有白粥啊,我要吃肉,带骨肉!山治~”

回过神来的少年立即开始抱怨,语调上扬,带着些撒娇的意味。

“因为你是病人,不可以吃太油腻的东西,所以只有粥。”

厨子先生耐心的回答船长先生的问题。

“可我饿了,山治~”

山治无奈地扶额,果然无法拒绝天使的任何要求,“我现在就去,等着。”

山治依言做了一大桌肉,托着下巴看着路飞吃饭,每个厨子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让人感到享受,路飞吃饭的样子能让每位厨师感到满足。

“山治,你也饿了吗?”路飞看到山治只是看着自己发呆,以为他也饿了,把自己的手中的带骨肉递过去,“嘛,如果是山治的话,就算是最喜欢的肉也可以一起分享的~”

看到嘴边突然被递过来的肉,顺着被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小口,味道真不错。

“嗯,有点儿饿了。”船长看起来让人很想吃点什么的样子啊。

“喂,路飞,吃饱之后你准备做什么?”

起身倒水的山治瞥到时间,“现在还早,天还没黑。”
“唔……窝掀起吗麦子。”

“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在说话啊,路飞。买草帽吗?也是啊,草帽一伙没了标志物还真有点不习惯。”但山治心知肚明,草帽一伙的标志物是路飞,才不是红发送的草帽。在草帽一伙眼里,有船长的地方,才是家。
少年风卷残云地吃完了一大桌菜,接过山治倒的水一口喝完。
“啊,吃饱了,吃饱了!”路飞满足地拍着肚皮,将手上的酱汁擦的到处都是。
“把手擦了。”递过早已准备好的手巾,山治起身去为路飞准备一会儿要换的衣服,真是的,让人操碎了心的船长啊。
路飞在卧室换衣服,山治在厨房清洗盘子,很平凡的日常生活呢。
——
收拾妥当的两人终于出了房子。
在旁人的眼中,就是沉稳温柔的哥哥带着活泼可爱的弟弟出门的场景,弟弟时不时手舞足蹈向兄长描述着什么,兄长侧着身子仔细的听着,时不时附和几句。
但实际上,叽叽喳喳个不停的船长和温柔傲娇的厨子之间的相处的确像是兄弟一样。
草帽家隔着一条街就是商业街,山治决定带着自家船长去的就是那里,草帽一伙的女士们日常活动也在那里呢~
路飞少见的没有用能力直接空降目的地,而是活力满满地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山治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嘴角始终上翘,眼神始终注视着前方的身影。那可是无价珍宝,需要牢牢看住啊。
——
“布鲁克~罗宾也在,还有娜美啊,都在这里啊!”路飞远远就看到布鲁克的爆炸头,高声的向他打着招呼。
“娜美桑~罗宾酱~”山治显然也注意到了两位美丽的女士,即使那个爆炸头更加显眼的样子。
三人听到熟悉的声音,顺着声音望去,果然看到了自家船长正拉着山治跑过来,不过,看到他那么精神,提着的心也可以放下来了。
路飞,还是活力四射的样子最好了。
看到路飞横冲直撞的朝他们飞奔过来,娜美立即高声制止:“小心一点啊!”
“啊咧,娜美你在跟谁说话?不可思议的人吗?难道是幽灵——在哪在哪!”可惜路飞已经到达了娜美他们所在的露天咖啡厅,四处张望着娜美对话的对象。
“呵呵。”罗宾轻笑出声,“路飞,已经好了吗?之前没精神的样子可是把我们吓坏了呢~”
“嗯嗯,已经没关系了!”结果布鲁克倒的红茶,尝了一口,不和口又想放下。
山治拦住了他,接过杯子喝完了剩下的红茶,“有点儿渴了。”这句话算是解释。
“路飞桑,是来做什么的呢~呦呵呵呵,难道是专门来找我的,真是感动的——”
山治打断了布鲁克的一番感言,说出来此行的目的,“来买帽子的,草帽。”
现场突然安静一秒。
“路飞,山治,你们有钱吗?”
“当然没有!”“没有……”
即使没钱但是船长桑依旧回答的很骄傲。
“为什么没钱还这么骄傲啊!”对于自家船长的任性再次感到无奈的航海士。
“呦呵呵呵,不愧是路飞桑啊!”
“生气的娜美桑也是那么的美~”
“娜美,借我钱。”
“你会还吗?”
“我的宝藏不都在你那里吗?”
“那是我的钱,不是你的!”
“小气鬼娜美!”
“路飞,不准这样对娜美小姐说话!”
罗宾看着这一场闹剧,在旁边笑的很开心,不过,在这么闹下去茶都要凉了。
“路飞,不是来买帽子的吗?先去买吧,看到喜欢的就拿走吧,我来出钱。”真不愧是姐姐,很迅速解决了这场注定路飞胜的斗嘴呢。
——
“呐呐,山治~这个怎么样?”挑了一个带着小熊耳朵的帽子戴在头上,路飞看向山治。
厨师先生的耳朵一下子就红了呢~“还、还好吧。”
路飞换上另一个红色的飞行帽,“那这个呢——这样感觉耳朵很暖和啊。”
山治的耳朵更红了啊,“很适合你——”
啊,快要不行了,路飞真的好可爱啊!戴上这种萌萌的帽子,整个人都不好了啊!
“可是不习惯啊。”路飞抓抓自己被帽子弄乱的柔顺黑发,拉着山治走出了衣帽店,“但草帽也不习惯,都不如那顶草帽有亲切的感觉,可是已经还给香克斯了,怎么办啊?”
“要回来吧,红发肯定不会拒绝的。”山治提出建议。
“不、行!海贼怎么能言而无信,我已经答应香克斯成为大海贼就会把帽子还给他的,怎么可以要回来啊!”路飞很坚定的拒绝了山治的提议。
不,他会很乐意的,相信我。
“算了算了,总会有一天习惯的。回家吧,山治~我饿了。”伸展一下筋骨,倏地一声翻过这条街,回到家的路飞留下了还在吐槽红发的山治。
“喂,路飞!真是的,期待他能好好走路的我真是白痴,空中步行,等等我啊!”
虽然嘴上在抱怨,但身体还是追上去了,不是吗,厨子先生?
——
晚餐时间
除了不知道迷路到那里的剑士先生,其余人都做在餐桌上了,但是路飞一脸无精打采很累的样子,肉也很少吃。
“路飞,病还没好吗?我看看,啊,还在发烧,病没好不能沾油腥,山治,还是给路飞熬盅粥吧,我去熬药!路飞,你先去屋里躺会,一会儿吃药。”乔巴看到明显不舒服的路飞心情沉重,迅速跳下椅子。应该今天就好了才对啊,难道他的药路飞没有喝吗?
路飞恍恍惚惚的回到了房间,感觉脑袋有点浑浑噩噩,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其他人一下子都没了胃口。
“明明下午还好好的……”
“之前还很精神的再挑帽子呢。”
“路飞看起来很难受啊。”
“我的错……我以为他没事了,给他做了一大桌菜,还带他出去逛了一下午……”
“山治,别内疚,没人能拒绝路飞桑的要求,呦呵呵呵,肯定是他让你做的肉。”
“嗯……”
然后大家一片沉默,虽然知道有乔巴在,肯定不会出事,但是心脏还是被揪起来一样疼,骨头表示他没有心脏。
草草结束了晚餐,大家都聚在路飞房间里,船长的房间很大,就算他们都在里面也不会挤。
一伙人就在路飞床边等着路飞退烧,明明不是什么大病,却打败了他们战无不胜的船长啊。
门外响起了开门声,家里的最后一位成员回来了。
索隆直接进了路飞的房间,意外地看见大家都在,嗅到满屋的药香,仔细一想,就明白了个大概。哼了一声,把红发专门送来的草帽放在床头,一样选择了等待。
半夜三更的时候,路飞的烧退了,但没有人离开。
——
第二天早上
刚刚醒来的路飞看见满屋的人,躺在地上的乌索普乔巴,倚着床的索隆,趴在床边的娜美,坐在沙发上的罗宾布鲁克,整夜未睡的山治,和刚刚推门而入的弗兰奇。
“哟,米娜,早上好啊,我昨天晚上做了不可思议的梦哦!”
今天的船长,很正常啊!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