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正不阿方点心

叫我什么都好。
夙黎晟宇挑一个喜欢的字叫就好。
最近在补番。
偶尔写一些all路脑洞。

自愿

【自愿】

1
“你接下我十招,我放你一个同伴,如何?”坐在高位上的男人漫不经心地提出了条件。
路飞眼中露出欣喜,眼前的人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战胜,就算勉强战胜了,岛外的海军也不会轻易放过草帽一伙。
“好,一言为定。”
没有签订合约,只是个口头协议,但路飞就是觉得,他会信守承诺。
高位上的人一跃而下,与路飞平视,语气依旧是懒散的。
“哈——开始吧。”

2
第一个十招,轻轻松松。
第二个十招,游刃有余。
......
第七个十招,竭尽全力。
......
路飞在最后的十招失误了。
“再来!”吐出口中涌上的血,路飞向着男人摆出了战斗姿态。
男人却转身再次上了高台,也不忌讳把背后留给别人。

3
坐在高台上的男人合着眼,昏昏欲睡。
台下的路飞强撑着身体,摇摇欲坠。
“喂,再来!”还有一个同伴,大家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男人瞥了路飞一眼,想事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东西,轻笑出声。
“我可以放你们走,你所有的同伴包括你自己都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这个地方,但是你要留下一样东西。”
“好!”
路飞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即使他不知道自己需要留下什么。

4
和同伴一起走出城堡的时候,路飞终于知道了,自己会失去了什么。
生命力。
但是他却不曾后悔,他只是把自己挂在索隆身上,掩饰了自己突然的虚弱。
“路飞,怎么了?”一直注意着路飞的娜美看着突然向着索隆撒娇的路飞,问道。
路飞笑着说有点累了,之后还有一场硬战,保存体力。
只有远远缀在队伍最后的罗宾,听到这番话之后眼神晦暗不明。
你总是这样,可我却依旧心甘情愿地听着你拙劣的谎话,并且将它奉为真理。

5
城堡内的王在王座上继续沉睡。
城堡外的王在战斗中垂死挣扎。
明明都是王者,可是他们注定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6
“外面那么多海军,要怎么办?”也不知道是谁的声音,从这个沉默的小集体中传出来。
最后几个人还是决定,先拟定一个大致的计划,然后再做决定。
一只白鸽飞过来,在路飞肩膀上停留了一会儿,向着一个方向离开了。
路飞紧紧攥着手中的纸条,第一次觉得前途一片灰暗。
整顿一番,他们向着桑尼前行。

7
有一伙人,向着他们的家前进。
然后失去了家人。
后来,他们再也回不了家了。
故事的最后,他们没有家了。

8
路飞看到桑尼上站着的人的时候,就知道,他这次别无选择。
如果没有人受伤的话,他们一伙人面对海军也无所畏惧。
如果却只是如果。
路飞从索隆身上下来,向前走了两步,踉跄了一下,海军的枪就指向了他。
“兄弟们,我们...大干一场吧!”但他依旧不曾后退,如果不拼不争,就没有现在的草帽一伙啊。

9
深受重伤的草帽一伙,竟然意外和这些海军打了个平手。
路奇却迟迟未出手。
路飞转身,看到了遍地狼藉。
他们刚刚到达这里的时候,这个地方美得像是仙境,而他们,充满好奇,当然还有一点点理所当然的警惕,而不是像现在一样...
他们可能无法离开这里。
索隆用剑撑着身体,低着头,脚下的土地被血砸出了浅浅的窝,即使此刻,剑士的剑也不离身。
娜美瘫坐在地上,手里的武器却不肯离手,她紧紧盯着路飞,心里的恐慌一点点放大。
罗宾依靠着树,双手交叉,警惕着四周迟迟不上前的敌人,最后几个了,他们,马上就回家了。
乌索普大口喘着气,说着消极的笑话。方格头巾早就在战斗中飘落,露出被汗浸湿的卷发。
山治点燃了一支烟,笼罩着烟雾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他的鞋早就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只剩下血凝固后的深红色。
乔巴身上满是血污,皮毛黏在一起,他挣扎着起身,给同伴疗伤。
布鲁克的礼服早已不复原样,他笑着说一会要多喝点牛奶,其实他知道他们可能没有以后。
弗兰奇露出了人类的心脏,他随手撕下要掉落的铁皮,给自己做个紧急处理。

10
路飞说。
大家会平安无事的。
去完成自己的梦想,带着我的那一份。
我是船长,所以拼尽一切,我也会护你们平安。

11
那你呢?
你怎么办?
如果连船长都护不住,成为第一大剑豪又有什么用?
不是说好了吗,要一起去找all blue,我还有好多美食没有做给你吃过。
路飞,你答应我的,要把我带去大海的。
你不可以在这里停下脚步。
你还没成为海贼王啊。
路飞。
船长。

12
千言万语最后也只有一句话...
船长,我们一起。
生一起,死也一起。

13
路飞和路奇走了,草帽一伙的其他人被留在桑尼上。
这是政府做出的妥协。

14
路飞临走的时候说,你们要来找我啊。
他留给同伴一个灿烂的笑容。
然后说他会永远等着他们来救他。
他们也笑,说一定会去找他。
这是路飞对他们的承诺。
也是他们对路飞的承诺。

15
永远到底有多远?
很远。
永远很远。
远到他们差点无法兑现诺言。

16
草帽路飞被捕的消息没有传出来。
草帽一伙当然也不会大肆宣传他们连船长都护不住的事实。
但是拿着路飞生命卡的人却知道出事了。
他们看到手上的纸片缓慢地燃烧,消散得很慢,但让人心惊。

17
桑尼上的电话虫一直在响,可是没有人去接。
没有路飞的草帽一伙拼命地锻炼,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变强。
打电话的人这才将心中的侥幸放下,神色阴沉。

18
不知道是从谁开始的,与草帽路飞关系匪浅的大海贼们根据生命卡的指向朝着同一个方向出发。
他们做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放弃生命的觉悟。

19
海军总部接到消息,来自各个海域的大海贼正向着海底大监狱出发。
但总部出奇地安静。
三大海军没有一个出动。
他们都被牵制住了。

20
史学家记载。
海贼蒙奇·D·路飞因不明原因被收押在推进城中。
同年,海军中将蒙奇·D·卡普,斯摩格等叛变,原因不明。
铁拳卡普及其部下联合革命家龙,萨博等一起对海军总部进行攻击。
据不知名人士提供的消息,战斗场面出现了疑似前海军大将青雉库赞。
那场战争,多方人员均伤亡惨重。
...
史学家记载。
海贼蒙奇·D·路飞因不明原因被收押在推进城中。
数以万计的海贼攻击了海底大监狱。
与草帽路飞同期的超新星数名。
自诩草帽大船团的三千余名海贼。
白胡子海贼团残党,以马尔科为首。
以及...
消失很久的草帽一伙。




21
所有说出的话最后都会成真的。
所以他们来接船长回家了。

22
新建的推进城比他们想象中要难打的多。这所监狱的配置比起之前高了数倍。
但是他们依旧成功了。
即使,
赢得很惨烈。

23
娜美留下了一根手指头。
索隆留下了他的另一只眼睛。
更惨烈的,数不胜数。

24
娜美扶着虚弱的船长,同伴们互相搀扶者离开了这一片狼藉。
他们说,船长,我们回家。
他说,好,我们回家。
外界的纷争与草帽一伙无关,他们带着自己的船长,一度消失在大航海时代。
在新时代战争中幸存的人手里拿着生命卡,看着手里越来越小的纸片,苦笑却无可奈何。
很多年后,生命卡消失殆尽的之后。
罗宾抱着一个盒子,找到了香克斯。
这个盒子就葬在当年艾斯下葬的地方附近。
革命军的二把手萨博向龙告辞。
如果我无法护住在我兄弟活着的时候陪着他们,那么,就让我陪着永远沉睡的他们吧。

25
草帽一伙复出。
同期的海贼在与他们相遇的时候都会稍作退让。
很久很久之后,草帽一伙找到了大秘宝。
他们的船长被奉为海贼王。

26
即使,他已经不在人世。
但是,我们依旧愿意奉他为王。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