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正不阿方点心

叫我什么都好。
夙黎晟宇挑一个喜欢的字叫就好。
最近在补番。
偶尔写一些all路脑洞。

大神纪友记

毋庸置疑,罗宾在文学方面很有天赋,成为一个令人不耻的盗版者,估计她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当然这只是我以为。
罗宾卖的盗版书种类挺多的,有据说已经绝版的书,也有一些闲书,像是《我与挚友的二三事》《传销组织中不得不说的交易》,前段时间我还看见了娜美独家出版的关于路飞的一本记录。
我当时有点儿懵,这本书一共印刷了十本,娜美一本,我的是原稿,不算是一本,路飞一本,不过后来路飞说他送给卡普爷爷了,萨博和艾斯一人一本。内部人员就拿走了五本,也就是说,真正发行的只有五本。
我记得很清楚,罗给了娜美几千万贝利,那算是他的小半数积蓄,当时娜美也手下留情,不然我偶像就会因为罗快要养不活自己而伤心了,不行,越想越气!
路奇也有一本,不过他一分贝利也没花,他的那本是娜美就职时给自己新上司带的见面礼。
另外三本是被不知名人士匿名买走的,也都是花了大价钱。
因为材料的限制,我可以确定以及肯定,匿名购买的两个人之间,一定有罗宾。
不过能出一大笔钱买记录的人,怎么会沦落到卖假书谋生呢?
冥思苦想也摸不着头绪,我跟挚友商量之后,还是决定去问当事人。
——
“罗宾,可以采访一下你吗?”
这种时候当然是副业为记者的乌索普大人出场。
是的,乌索普大人就是这么多才多艺,身兼数职。吆西,今天的乌索普大人也奋斗在采访的第一线上。
“阿拉,当然可以。”罗宾看上去有些惊讶,但是也只是惊讶了几秒钟,除了眼神极好的乌索普大人,估计没有人可以捕捉到了。
“首先,请问你最开始的职业是什么呢?呃,当然不方便说的话可以不说,不过我....啊,不是,路飞很好奇,哈哈哈——”很尴尬生硬的转折啊。
“告诉路飞的话没关系呢,情报局副局长。”像是开玩笑一样说出自己之前的身份。
“情报局副局长...啊,真是了不起的!情报局?!”
“嗯,不过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乌索普?怎么了?”罗宾看着目瞪口呆的乌索普,有点儿意外。
回过神来的乌索普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乌索普大人只是被一个卖假书的大佬惊呆了罢了。
“惊讶?”罗宾笑了笑,指着路过的一个壮硕大叔说,“这个地方很有趣,而且,你看——那个男人,你认识吗?”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是白胡子,一个靠废品收购走向人生巅峰的人,也是艾斯的干爹,是艾斯的偶像和人生目标。
“那他旁边那个呢?”
看到熟悉的菠萝头,我心中了然,“那是马尔科,废品收购站的二把手一般的存在。”
“白胡子废品收购站,虽然说是废品收购站,但里面那些喊白胡子为老爹的人可都不简单呐。”
乌索普大神听着前情报局副局长的感慨,觉得自己马上要知道一个会被活埋的惊天大秘密。
“罗罗罗宾,接下来的事情,真的能告诉我吗?哈哈哈哈...”
“在这个地方的话,没关系的。”这个地方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特权呢。
“那就让英勇的狙击王为了大家牺牲一次吧。”一脸八卦地说出那么伟大的话,喂,犯规了啊!
“吆西,先从‘破烂大王’,人称白胡子的老爹开始吗?”乌索普大神决定破罐子破摔,并且认为自己是为了人民牺牲的。
“老爹他啊,阿拉,跟着大家叫叫习惯了呢,其实他是叛军的头领,听说过叛军吗?”
“叛军?”
“这个地方或许叫法不怎么一样,叛军在这里似乎是英雄呢。”
乌索普挠挠头,“叛军我不太清楚,不过倒是有听酒吧大叔讲过,这个地方似乎是老一辈从大人物抢过来的?”
罗宾看起来有些惊讶,或许这件事情知道的人真的很少。
“难道是真的?哈哈哈,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啦,不过雷利大叔喝醉了经常会说这些。”雷利是酒吧的常客,虽然经常赊账,但是酒吧老板娘依旧没有把他列入黑名单。
“是真的呢,当时叛军有一部分就隶属于雷利桑...”
本来想听罗宾说完,可是乌索普看到挚友出现在前方二十米处,旁边的人...索隆?他怎么从树林里走出来的?
为了保护挚友,乌索普大人决定先和罗宾告辞。
八卦至上,路飞最高。
与罗宾告辞后,乌索普一刻也不肯停歇地赶到挚友身边,不过也就几步的路。
“好巧啊路飞你也出来了哈哈哈哈对了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我们一起去看看怎么样我们两个就足够了。”
大概是索隆和路飞的相谈甚欢给了乌索普危机感,他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目的。
路飞却转头看向了索隆。
霎时乌索普大神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巨大危机。
“我和索隆有约了,下次再一起去吧!”说完两人就和乌索普挥手告别,顺便和远处的罗宾点头示意自己有事要先离开。
乌索普感觉索隆临走的那一挥手都充满了嘲笑,而且他确定自己挚友的地位已经受到了胁迫。
不过一定是索隆找到了更吸引路飞注意力的东西,不行,他一定要夺回路飞的注意力,乌索普暗暗决定。
第一件事就是知道路飞会拒绝好玩的地方跟索隆走的原因。
第二件事,就是一个不路痴的人怎么找到两个路痴的人。
对于如何找到两个直路都会走丢的人,乌索普大人突然想起了曾经被索隆带路所支配的恐惧。
而已经走远的路飞索隆两人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最近美食街。
大概,是很近吧。
或许...他们又走丢了...
第四次经过同一家店的路飞终于发现了奇怪的地方,他看向结伴而行的索隆,还是觉得不对劲,半信半疑地再走了一圈,第五次经过的时候,路飞不走了。
“索隆,这是哪?”
而索隆发现这里和美食街一点关系也扯不上的时候,可耻地沉默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而找了两个人很久的乌索普在尾随他们到达这里时,恰好听到路飞的疑问。
他看向四周陌生的环境,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现实,那就是这个地方博学多闻他也没有来过。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只有一家店,说是店也不确切,因为这家店造成了城堡的模样,要不是城堡的辨识度太高,想必路飞和索隆还能再转上几圈。
“古蕾娘的医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