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正不阿方点心

叫我什么都好。
夙黎晟宇挑一个喜欢的字叫就好。
最近在补番。
偶尔写一些all路脑洞。

单抽无心玄学

噩梦循环

0
我喜欢你
真的好喜欢你
路飞
你可不可以也喜欢我
不奢求太多
喜欢我一次就好
如果可以奢求一点点的话
一次
可不可以是一辈子

1
路飞说,一个人真的好孤独。
路飞为什么会变成一个人,伙伴呢?兄弟呢?大家,都去哪里了...
桑尼还在,路飞说,桑尼在,大家一定会回来的,桑尼是他们的家啊。

2
对了,他们死了。
船长最后的命令,回到船上。
没有一个人听。
因为他们的船长在身后。
所以——
剑士至死也没有后退一步。
厨子使用了神圣的双手战斗。
狙击手已经无法瞄准敌人,但不敢停下。
航海士无法支撑自己,半跪着,却依旧战斗着。
船医,被攻击后,不知所踪。
船匠只剩下半边身体,露出了心脏。
考古学家紧紧抱住她的船长,留下一个吻。
音乐家只剩下了灵魂。
因为船长在身后,所以,我们不能后退。

3
我真粗心,弄丢了所有人。
呐,你们说,如果再来一遍,我去找你们,你们还会,跟我走吗?

4
身为船长,如果无法护住所有人,那么,我会去完成大家都梦想。
路飞开始学习很多东西。
他学会画海图,可是没有娜美画的好。
他学会使用剑,但是却没有三刀流。
他学会做饭,却吃不出来山治的味道。
他学会给自己治病,可没有人在旁边唠叨。
他学会拉小提琴,但没有骨头式的冷笑话。
他会自己修理船,但是没有人夸他。
他学会了很多,为了完成大家都梦想。
为此,他愿意舍弃自己的梦想。

5
这一切都需要结束。
会有新的开始。
路飞死了,死于一个玩笑。
新的开始。

6
打开,新世界的通道。
不一样,所有的东西都不一样。
我的伙伴,不一样了。

7
路飞花了十年,去寻找了所有同伴。
但不一样了。
但这样很好。
娜美没有被阿龙威胁。
索隆有一个叫古伊娜的青梅竹马。
山治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里。
弗兰奇和父母没有分开。
乌索普的父亲没有出海。
布鲁克是上个世纪的神话。
乔巴没有被叫做怪物。
罗宾成为了数一数二的历史学家。
这样很好啊。
路飞,这样的大家都很幸福。
比当海贼幸福多了。
那为什么哭呢。
眼泪,根本止不住...
路飞走了,他没有勇气去打破他们的幸福。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不幸的话。
那就让我这个船长替大家承担一切吧。

8
路飞应该离开了。
看了大家一眼,他就应该满足了。
可是他还是没有忍住。
最后一次,请原谅他的任性。
一句话就好。
你好,我是路飞,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9
今天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说他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古伊娜说,这个人的梦想比我们的还要伟大,但我觉得他真可笑,可能是个傻子吧。
 
在庄园里散步的时候,有个少年冲了过来,塞给我一沓纸,说了奇怪的话之后走了。海图?这种东西给我干嘛,卖掉算了。
  
和母亲共进晚餐的时候,管家递给我一个便当盒,他说是一个叫路飞的少年送过来给我的。路飞?没听说过。不过不能浪费食物...唔,味道一般的便当。
 
今天有个孩子想和我学历史,我拒绝了,他看起来,不是真心喜欢考古学的。他走了,临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张纸条——罗宾,要好好活下去啊,有机会的话,再一起去大海吧。奇怪,我不认识那个孩子啊。
 
真是莫名其妙,走在路上被人拦住,还被问机械手臂去哪里了,我好好一个人用什么机械手臂。不过看他很失望的样子,于是本大爷给了他自己最喜欢的可乐。成为海贼王?奇怪的梦想。
 
回家的时候,爸爸给了我一个头巾,他说,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人送来的,说是礼物。头巾里夹着一句话:来自狙击之国的狙击王。大概是哪个粉丝送来的吧,哈哈哈,没想到我那么出名。
 
被人类喂了好吃的果子,还被送了一顶帽子。好奇怪的人类,不过有吃的我很开心啦。
 

10
呐,你说,没有船长,大家却可以过得更好,这个船长,是不是很没用...

11
路飞说
他第一次正视无奈
他明明已经学会了那么多
却换不回伙伴
那些一起度过的时光
只剩下他一个人记得
他知道
这样的结局对大家都好
他啊
到底在奢望什么呢?

12
路飞在奢望
奢望时间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这一次
他会推开挡在身前的同伴
和他们并肩作战
为此
他愿意赌上他的一切
来开始这个注定无解的局

13
时间也许真的有灵
也许不是打动了神灵
而是恶魔刚好路过
呐,拿你的灵魂来交换吧
我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
去试着改变这一切吧
反正
你不会成功的
这是来自恶魔的祝福

14
路飞说
如果他们还在的话
灵魂给你也没什么大不了

15
船长压上了自己的灵魂
恶魔说
祝你好运
世界开始扭曲
时间开始倒流
这是无解的局
这是无解的心

16
路飞又回到了那一天
他失去他的全世界的那一天
他们踏上了一座陌生的小岛
和以前一样:
狙击手会捂住胸口说自己得了不能上岛的病;
厨子会给船长准备最大份的便当;
剑士拿着刀紧紧地跟着船长;
航海士会给每个人分发零用钱;
船匠一如既往地想要留下来守船;
船医默默地准备以防万一的医疗用品;
音乐家会不合时宜地讲一个骨头式冷笑话;
考古学家在一边微笑地看着一切;
而船长,则是一脸激动地准备向前。

17
快走!
不要登岛!
会被伏击!
大家,快回船啊!
最激动的船长一脸惊恐,他喊叫着,希望能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来得及,一定来得及!
重复多遍的话看上去像自我欺骗。

18
路飞,你怎么了?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
这是船长命令!回到船上!
好像又重合了,现在的一切都在向那个噩梦靠拢。
曾经的那个没人听从的船长命令。

19
一样的,和上一次一样。
大家还是都受伤了。
唯一的不同,就是这次船长站在所有人身前。
我求你们,去船上好不好?
他们的船长第一次在他们面前那么卑微..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看不到的未来,他们的船长赌上了一切,也包括尊严。
所以他们妥协了,船长总会有办法的。
他们总是那么自信地看着那个肆意的少年。

20
死亡总是静悄悄的。
亲近的人也根本感觉不到生命的逝去。
草帽家的人,还在等着他们都船长。
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船长已经微笑着陷入长眠。
真是太好了,这一次,大家都没事,除了我,不过不要紧的,你们好我就放心了。
这一次,直到最后,路飞也履行了身为船长的职责。
既然你是我的船员,那我就应该拼尽全力守护你啊。

21
桑尼在岸边停留了好久。
没有敌人追过来...路飞,也没有出现。
第一个人沉不住气的人站起身来,瞭望着那条看不清的路。
然后第二个,第三个,直到全员都开始期待着,船长的又一次胜利。

22
草帽海贼团解散了,不知道是谣言还是事实。
他们那天还是离开了船,去找路飞,即使是尸体也好。
但是什么都没有,敌人也没有,船长也没有。
干净地就像之前的一切都是梦。
没有草帽的草帽海贼团是不完整的。
这个海贼团确实解散了。

23
草帽一伙找了很久,找他们的船长。
久到他们都快以为那个红衣少年是他们的幻想。
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们一次机会,这一次,不会离开了,船长命令又怎么样,只要他还在,我们愿意接受所有的惩罚..
他们沉默着,寻找着,带着可怜的期待。

24
剑士再也没有迷过路,他害怕他的船长就在正确道路的前方。
厨子再也没有做过海贼便当,那是给路飞的便当,其他人都不可以品尝。。
航海士比原来更节省了,她不再买新衣服了,她想攒钱,等船长回来之后请他吃一顿大餐。
音乐家的演唱会又办起来了,每次结束的时候,粉丝都会被委托找照片上的人,那是音乐家船长的照片。
船医开了一家医院,他想,自己成为万能药一样的医生,船长就会回来了。
考古学家不再冷静,她一个人离开,去了没人知道的地方找有关复活的书籍。
狙击手撒谎骗了世界,他说他的船长带着关于one piece的秘密离开了。
船匠回到了七水之都,在他造的每一艘船的船底,都有草帽的标记。

25
考古学家带回来了一个消息,如果拿灵魂交换的话,就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所有人都愿意用灵魂去交换这次机会。
他们...回到了登岛的那一刻。
路飞,快跑!
来不及了...
这个故事的结束是一个新的开始。

26
这个故事
从一开始就是无解的局

自愿

【自愿】

1
“你接下我十招,我放你一个同伴,如何?”坐在高位上的男人漫不经心地提出了条件。
路飞眼中露出欣喜,眼前的人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战胜,就算勉强战胜了,岛外的海军也不会轻易放过草帽一伙。
“好,一言为定。”
没有签订合约,只是个口头协议,但路飞就是觉得,他会信守承诺。
高位上的人一跃而下,与路飞平视,语气依旧是懒散的。
“哈——开始吧。”

2
第一个十招,轻轻松松。
第二个十招,游刃有余。
......
第七个十招,竭尽全力。
......
路飞在最后的十招失误了。
“再来!”吐出口中涌上的血,路飞向着男人摆出了战斗姿态。
男人却转身再次上了高台,也不忌讳把背后留给别人。

3
坐在高台上的男人合着眼,昏昏欲睡。
台下的路飞强撑着身体,摇摇欲坠。
“喂,再来!”还有一个同伴,大家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男人瞥了路飞一眼,想事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东西,轻笑出声。
“我可以放你们走,你所有的同伴包括你自己都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这个地方,但是你要留下一样东西。”
“好!”
路飞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即使他不知道自己需要留下什么。

4
和同伴一起走出城堡的时候,路飞终于知道了,自己会失去了什么。
生命力。
但是他却不曾后悔,他只是把自己挂在索隆身上,掩饰了自己突然的虚弱。
“路飞,怎么了?”一直注意着路飞的娜美看着突然向着索隆撒娇的路飞,问道。
路飞笑着说有点累了,之后还有一场硬战,保存体力。
只有远远缀在队伍最后的罗宾,听到这番话之后眼神晦暗不明。
你总是这样,可我却依旧心甘情愿地听着你拙劣的谎话,并且将它奉为真理。

5
城堡内的王在王座上继续沉睡。
城堡外的王在战斗中垂死挣扎。
明明都是王者,可是他们注定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6
“外面那么多海军,要怎么办?”也不知道是谁的声音,从这个沉默的小集体中传出来。
最后几个人还是决定,先拟定一个大致的计划,然后再做决定。
一只白鸽飞过来,在路飞肩膀上停留了一会儿,向着一个方向离开了。
路飞紧紧攥着手中的纸条,第一次觉得前途一片灰暗。
整顿一番,他们向着桑尼前行。

7
有一伙人,向着他们的家前进。
然后失去了家人。
后来,他们再也回不了家了。
故事的最后,他们没有家了。

8
路飞看到桑尼上站着的人的时候,就知道,他这次别无选择。
如果没有人受伤的话,他们一伙人面对海军也无所畏惧。
如果却只是如果。
路飞从索隆身上下来,向前走了两步,踉跄了一下,海军的枪就指向了他。
“兄弟们,我们...大干一场吧!”但他依旧不曾后退,如果不拼不争,就没有现在的草帽一伙啊。

9
深受重伤的草帽一伙,竟然意外和这些海军打了个平手。
路奇却迟迟未出手。
路飞转身,看到了遍地狼藉。
他们刚刚到达这里的时候,这个地方美得像是仙境,而他们,充满好奇,当然还有一点点理所当然的警惕,而不是像现在一样...
他们可能无法离开这里。
索隆用剑撑着身体,低着头,脚下的土地被血砸出了浅浅的窝,即使此刻,剑士的剑也不离身。
娜美瘫坐在地上,手里的武器却不肯离手,她紧紧盯着路飞,心里的恐慌一点点放大。
罗宾依靠着树,双手交叉,警惕着四周迟迟不上前的敌人,最后几个了,他们,马上就回家了。
乌索普大口喘着气,说着消极的笑话。方格头巾早就在战斗中飘落,露出被汗浸湿的卷发。
山治点燃了一支烟,笼罩着烟雾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他的鞋早就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只剩下血凝固后的深红色。
乔巴身上满是血污,皮毛黏在一起,他挣扎着起身,给同伴疗伤。
布鲁克的礼服早已不复原样,他笑着说一会要多喝点牛奶,其实他知道他们可能没有以后。
弗兰奇露出了人类的心脏,他随手撕下要掉落的铁皮,给自己做个紧急处理。

10
路飞说。
大家会平安无事的。
去完成自己的梦想,带着我的那一份。
我是船长,所以拼尽一切,我也会护你们平安。

11
那你呢?
你怎么办?
如果连船长都护不住,成为第一大剑豪又有什么用?
不是说好了吗,要一起去找all blue,我还有好多美食没有做给你吃过。
路飞,你答应我的,要把我带去大海的。
你不可以在这里停下脚步。
你还没成为海贼王啊。
路飞。
船长。

12
千言万语最后也只有一句话...
船长,我们一起。
生一起,死也一起。

13
路飞和路奇走了,草帽一伙的其他人被留在桑尼上。
这是政府做出的妥协。

14
路飞临走的时候说,你们要来找我啊。
他留给同伴一个灿烂的笑容。
然后说他会永远等着他们来救他。
他们也笑,说一定会去找他。
这是路飞对他们的承诺。
也是他们对路飞的承诺。

15
永远到底有多远?
很远。
永远很远。
远到他们差点无法兑现诺言。

16
草帽路飞被捕的消息没有传出来。
草帽一伙当然也不会大肆宣传他们连船长都护不住的事实。
但是拿着路飞生命卡的人却知道出事了。
他们看到手上的纸片缓慢地燃烧,消散得很慢,但让人心惊。

17
桑尼上的电话虫一直在响,可是没有人去接。
没有路飞的草帽一伙拼命地锻炼,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变强。
打电话的人这才将心中的侥幸放下,神色阴沉。

18
不知道是从谁开始的,与草帽路飞关系匪浅的大海贼们根据生命卡的指向朝着同一个方向出发。
他们做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放弃生命的觉悟。

19
海军总部接到消息,来自各个海域的大海贼正向着海底大监狱出发。
但总部出奇地安静。
三大海军没有一个出动。
他们都被牵制住了。

20
史学家记载。
海贼蒙奇·D·路飞因不明原因被收押在推进城中。
同年,海军中将蒙奇·D·卡普,斯摩格等叛变,原因不明。
铁拳卡普及其部下联合革命家龙,萨博等一起对海军总部进行攻击。
据不知名人士提供的消息,战斗场面出现了疑似前海军大将青雉库赞。
那场战争,多方人员均伤亡惨重。
...
史学家记载。
海贼蒙奇·D·路飞因不明原因被收押在推进城中。
数以万计的海贼攻击了海底大监狱。
与草帽路飞同期的超新星数名。
自诩草帽大船团的三千余名海贼。
白胡子海贼团残党,以马尔科为首。
以及...
消失很久的草帽一伙。




21
所有说出的话最后都会成真的。
所以他们来接船长回家了。

22
新建的推进城比他们想象中要难打的多。这所监狱的配置比起之前高了数倍。
但是他们依旧成功了。
即使,
赢得很惨烈。

23
娜美留下了一根手指头。
索隆留下了他的另一只眼睛。
更惨烈的,数不胜数。

24
娜美扶着虚弱的船长,同伴们互相搀扶者离开了这一片狼藉。
他们说,船长,我们回家。
他说,好,我们回家。
外界的纷争与草帽一伙无关,他们带着自己的船长,一度消失在大航海时代。
在新时代战争中幸存的人手里拿着生命卡,看着手里越来越小的纸片,苦笑却无可奈何。
很多年后,生命卡消失殆尽的之后。
罗宾抱着一个盒子,找到了香克斯。
这个盒子就葬在当年艾斯下葬的地方附近。
革命军的二把手萨博向龙告辞。
如果我无法护住在我兄弟活着的时候陪着他们,那么,就让我陪着永远沉睡的他们吧。

25
草帽一伙复出。
同期的海贼在与他们相遇的时候都会稍作退让。
很久很久之后,草帽一伙找到了大秘宝。
他们的船长被奉为海贼王。

26
即使,他已经不在人世。
但是,我们依旧愿意奉他为王。

大神纪友记

毋庸置疑,罗宾在文学方面很有天赋,成为一个令人不耻的盗版者,估计她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当然这只是我以为。
罗宾卖的盗版书种类挺多的,有据说已经绝版的书,也有一些闲书,像是《我与挚友的二三事》《传销组织中不得不说的交易》,前段时间我还看见了娜美独家出版的关于路飞的一本记录。
我当时有点儿懵,这本书一共印刷了十本,娜美一本,我的是原稿,不算是一本,路飞一本,不过后来路飞说他送给卡普爷爷了,萨博和艾斯一人一本。内部人员就拿走了五本,也就是说,真正发行的只有五本。
我记得很清楚,罗给了娜美几千万贝利,那算是他的小半数积蓄,当时娜美也手下留情,不然我偶像就会因为罗快要养不活自己而伤心了,不行,越想越气!
路奇也有一本,不过他一分贝利也没花,他的那本是娜美就职时给自己新上司带的见面礼。
另外三本是被不知名人士匿名买走的,也都是花了大价钱。
因为材料的限制,我可以确定以及肯定,匿名购买的两个人之间,一定有罗宾。
不过能出一大笔钱买记录的人,怎么会沦落到卖假书谋生呢?
冥思苦想也摸不着头绪,我跟挚友商量之后,还是决定去问当事人。
——
“罗宾,可以采访一下你吗?”
这种时候当然是副业为记者的乌索普大人出场。
是的,乌索普大人就是这么多才多艺,身兼数职。吆西,今天的乌索普大人也奋斗在采访的第一线上。
“阿拉,当然可以。”罗宾看上去有些惊讶,但是也只是惊讶了几秒钟,除了眼神极好的乌索普大人,估计没有人可以捕捉到了。
“首先,请问你最开始的职业是什么呢?呃,当然不方便说的话可以不说,不过我....啊,不是,路飞很好奇,哈哈哈——”很尴尬生硬的转折啊。
“告诉路飞的话没关系呢,情报局副局长。”像是开玩笑一样说出自己之前的身份。
“情报局副局长...啊,真是了不起的!情报局?!”
“嗯,不过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乌索普?怎么了?”罗宾看着目瞪口呆的乌索普,有点儿意外。
回过神来的乌索普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乌索普大人只是被一个卖假书的大佬惊呆了罢了。
“惊讶?”罗宾笑了笑,指着路过的一个壮硕大叔说,“这个地方很有趣,而且,你看——那个男人,你认识吗?”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是白胡子,一个靠废品收购走向人生巅峰的人,也是艾斯的干爹,是艾斯的偶像和人生目标。
“那他旁边那个呢?”
看到熟悉的菠萝头,我心中了然,“那是马尔科,废品收购站的二把手一般的存在。”
“白胡子废品收购站,虽然说是废品收购站,但里面那些喊白胡子为老爹的人可都不简单呐。”
乌索普大神听着前情报局副局长的感慨,觉得自己马上要知道一个会被活埋的惊天大秘密。
“罗罗罗宾,接下来的事情,真的能告诉我吗?哈哈哈哈...”
“在这个地方的话,没关系的。”这个地方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特权呢。
“那就让英勇的狙击王为了大家牺牲一次吧。”一脸八卦地说出那么伟大的话,喂,犯规了啊!
“吆西,先从‘破烂大王’,人称白胡子的老爹开始吗?”乌索普大神决定破罐子破摔,并且认为自己是为了人民牺牲的。
“老爹他啊,阿拉,跟着大家叫叫习惯了呢,其实他是叛军的头领,听说过叛军吗?”
“叛军?”
“这个地方或许叫法不怎么一样,叛军在这里似乎是英雄呢。”
乌索普挠挠头,“叛军我不太清楚,不过倒是有听酒吧大叔讲过,这个地方似乎是老一辈从大人物抢过来的?”
罗宾看起来有些惊讶,或许这件事情知道的人真的很少。
“难道是真的?哈哈哈,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啦,不过雷利大叔喝醉了经常会说这些。”雷利是酒吧的常客,虽然经常赊账,但是酒吧老板娘依旧没有把他列入黑名单。
“是真的呢,当时叛军有一部分就隶属于雷利桑...”
本来想听罗宾说完,可是乌索普看到挚友出现在前方二十米处,旁边的人...索隆?他怎么从树林里走出来的?
为了保护挚友,乌索普大人决定先和罗宾告辞。
八卦至上,路飞最高。
与罗宾告辞后,乌索普一刻也不肯停歇地赶到挚友身边,不过也就几步的路。
“好巧啊路飞你也出来了哈哈哈哈对了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我们一起去看看怎么样我们两个就足够了。”
大概是索隆和路飞的相谈甚欢给了乌索普危机感,他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目的。
路飞却转头看向了索隆。
霎时乌索普大神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巨大危机。
“我和索隆有约了,下次再一起去吧!”说完两人就和乌索普挥手告别,顺便和远处的罗宾点头示意自己有事要先离开。
乌索普感觉索隆临走的那一挥手都充满了嘲笑,而且他确定自己挚友的地位已经受到了胁迫。
不过一定是索隆找到了更吸引路飞注意力的东西,不行,他一定要夺回路飞的注意力,乌索普暗暗决定。
第一件事就是知道路飞会拒绝好玩的地方跟索隆走的原因。
第二件事,就是一个不路痴的人怎么找到两个路痴的人。
对于如何找到两个直路都会走丢的人,乌索普大人突然想起了曾经被索隆带路所支配的恐惧。
而已经走远的路飞索隆两人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最近美食街。
大概,是很近吧。
或许...他们又走丢了...
第四次经过同一家店的路飞终于发现了奇怪的地方,他看向结伴而行的索隆,还是觉得不对劲,半信半疑地再走了一圈,第五次经过的时候,路飞不走了。
“索隆,这是哪?”
而索隆发现这里和美食街一点关系也扯不上的时候,可耻地沉默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而找了两个人很久的乌索普在尾随他们到达这里时,恰好听到路飞的疑问。
他看向四周陌生的环境,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现实,那就是这个地方博学多闻他也没有来过。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只有一家店,说是店也不确切,因为这家店造成了城堡的模样,要不是城堡的辨识度太高,想必路飞和索隆还能再转上几圈。
“古蕾娘的医馆?”

emm小号比大号欧是一种极其恐怖的事情。
因为我天天在琢磨要不要小号转大号。
可是再练一个好纠结。
小号蛋五有立花,有雪大,有嫉妒。
剩下的不怎么出名的感觉就不说了。
大号就是迪奥...同上不说了。
大号玩了一年还没小号蛋五多。
想问问我是不是唯一这样的?

突然这样好激动。
而且尾箱也一发掉。
啊啊啊啊嗷嗷嗷!

我真的想被世界温柔以待,一天就好,接下来,我愿用我的余生,温柔对待整个世界。

HP太巧合,害怕

暗恋,是不可得,也不想得

【第一天见到你】
第一天见到你,
觉得你声音很好听,
很温柔,
让我心里的恐慌,
一下子,
烟消云散。
可能啊,
暗恋的种子就是那个时候埋下的。

【我觉得你特别好】
你真的很好,
很温柔,
最起码,
你比我好。
你真的对我太好,
他们说,
你对所有人都很好,
说我太傻。
我知道,可我忍不住去看你。

【我或许从来没有说过】
我到底有没有说过?
应该是没有。
但是啊,
在我的梦里,
我说过千千万万次。
可是呢,
我每次都是背对着你,
说得像是呢喃。
仰望着天空,
连嘴角勾起的笑意也是尴尬而小心翼翼。

【好像变得像你】
为了你,
我变得好像不像以前的自己。
他们说,
我脸上不见笑的肆意,
玩闹也好似不怎么真心实意。
我真的变了很多,
好像有点儿像你。
虚伪的人,
怎么办,
我开始变得像你。

【今天有点儿小情绪】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听说你有女朋友了,
嗯,
有点儿不开心,
只有一点点,
真的,
只有一点点。


暗恋一个人,然后昨天,不喜欢了。
告白什么的,人家有喜欢的人呢。
被当做玩笑什么的,超级尴尬。
不喜欢了,真的不喜欢了。